邓光远白叟,经历了一次毛骨悚然的遭遇战--在寨上后山的丛林中,老人遭遇野猪袭击,一只野猪忽然朝他袭来。血战八小时 野猪终被砍死,“最后醒来时,我发觉自己靠在野猪的肚皮上”村民怎么防范?“正面遭遇野猪,

10天前,家住贵定县定东乡高原村麻窝寨组的邓光远白叟,经历了一次毛骨悚然的遭遇战——在寨上后山的丛林中,一只野猪忽然朝他袭来。

  生死眼前,白叟与野猪顽强肉搏近8个小时,期间一度昏迷三次,每回都被野猪咬醒。

  终归,这个63岁的白叟,用尽结尾的时候力气将野猪制服并砍死。

  过后,村民对野猪过秤发觉,这头野猪体重120多斤。

  不过,白叟也被野猪撕咬得遍体鳞伤,手上、面、头上伤痕累累,不难想象,白叟当时与野猪肉搏时的惨场景。

  一:丛林遇袭 白叟肉搏野猪

  “我那时都没反响起来,一团黑影已迎面向我扑来”

  讲起遭遇野猪的经过,白叟迄今仍心有余悸。

  邓老回忆,3月12日傍晚,他带上猎狗,到距离家后山约1里外的丛林中赶牛回去,当穿行在灌木丛生的丛林中时,走在前面的猎狗忽然惨叫一声,一跃而逃。

  “我那时都没反响起来是咋回事,一团黑影已迎面向我扑来。”白叟颤抖着说,他下意识地急用双手拦截。现在,他才发觉,袭击他的是一只发狂的野猪。

  那时野猪用嘴撕咬着他的右拇指不松口,他忍着钻心的疼痛,顺势腾出左手,抽出别在后腰的柴刀,开启猛砍野猪的头部。

  被击伤的野猪松嘴后,越加猖獗地反扑:前爪朝白叟的耳朵、头部乱拱。

  “当时我就想,如果不奋力与野猪拼搏,我就可能被野猪活生生地咬死。”邓老说,与野猪搏斗期间,他手中的柴刀一度落在地上。所以他顺手抓起地上的一截木棒,左手死死抓住野猪头部,不停地击打。

“最后醒来时,我发觉自己靠在野猪的肚皮上”

  “结尾的时候一回醒来,我发觉自己靠在野猪肚皮上,野猪的嘴仍死死地咬住我衣裳领子。”白叟说,那时候,野猪还在不时地哀嚎,但声音已明显衰弱。很故而,野猪也受到重创。

  利用月光,白叟用手在地上摸索到柴刀,拼尽全身力气深深地朝野猪头部砍去,只听野猪低沉的嚎叫一声后,便不动弹。

  当今,浑身是血,又冷又饿的邓光远白叟挣扎着坐起。休息片刻后,白叟踉踉跄跄地朝家的方向走去。

标签: 发觉   丛林

头条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